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妹妹帮我
妹妹帮我
我叫张轩,十八岁

  就常人的角度看来我家发生的事,我可能是个人渣。

  不过就在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发生之后,我还是相当乐此不疲,我想我大概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在那一切事情发生之前,我们都只是个很平常的家庭。

  有和蔼的爸爸,温柔的妈妈,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非常的普通。

  事情会变调,是发生在妹妹进了高中,我也升上三年级之后。

  爸爸妈妈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被派遣到国外去了,很久才能回国一趟。

  也因此,从那时开始,家里就只剩下我跟妹妹两个人,留给我们一个相当充裕的户头自行打理。

  乍看之下应该是我照顾妹妹,不过实际上却是妹妹在照顾我。

  家事一把包之外,在下雨天我们不方便出门外食的时候,贴心的妹妹还偶尔能煮上几道菜,真是贤慧到家了。

  不过事情会演变成后来那样,也就是从爸妈出国的这时候开始。

  小时候的妹妹黑黑瘦瘦的,总是流着鼻涕跟前跟后,嘴上喊着哥哥长哥哥短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屁孩。

  后来在国二国三的时候,小鬼头终于开始发育了,不仅身高抽长了,皮肤变得又白又嫩的,身材也开始剧烈变化起来,该突的突该翘的翘,彷彿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进高中之后除了发育变得更惊人之外,头髮留长也增添了些许的女人味,除此之外人变得更文静乖巧,完全就是一个漂亮的小美女了。

  总有邻居的妈妈在我们家小妹放学回家的时候,冲着她喊着:「若嘉啊!这么漂亮,以后嫁来我们家当媳妇啦!」妹妹只是害羞的轻摇着头然后就很快的跑回家里把门关上。

  我呢,就是一个长得普通,身高普通,成绩普通的普通人。

  不过因为比妹妹高两届的关系,课业上还勉勉强强可以指导妹妹一下。

  虽然说,后来事情也是在这地方开始出轨的。

  进入高中之后,妹妹认真读书的程度还是依然不减。

  往往是吃完饭把餐桌收拾一下,就把教科书摆在餐桌上开始用功。

  我一般都是吃完饭就回房间开始打缐上游戏(好啦我知道我高三了!)偶尔妹妹有课业上的问题,才会走到我房间问我问题(高一的东西我还记得,不要怀疑!

  )有时候妹妹自己走进来,有时候是她喊瞭然后我走出去。

  后来段考那一阵子,迫于妹妹的眼神压力,我也不得不开始稍微念一下书。

  妹妹怕我或她走来走去,会打扰对方都不好,就干脆拉了张椅子到我房间,跟我并肩坐着读书,有问题就直接偏过头问我,就不用走来走去的。

  当初是想反正家里也才两个人,坐在同一间房比较不会寂寞。

  不过后来天气开始转冷之后,就变得有点复杂了。

  我跟妹妹同间高中,我们学校的女生在冬天的时候可以自己选择要穿长裤或是继续穿裙子,妹妹是选择继续穿裙子,不过还要在底下加穿一件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裤袜保暖。

  我是不怕冷的人,所以就是天气转凉了,我也一样穿着短裤就在房间读书。

  妹妹有时候问我问题,整个身子就靠过来,有时候那双纤细的裤袜长腿就会微微的贴在我的腿上。

  在那之前,我一直都不是个特別注意到丝袜美腿是这么诱人的一回事,不过妹妹这个细微的动作,却彷彿像是开启了我脑中什么奇异的开关似的,让我在妹妹那双丝袜腿贴在我小腿上的同时,开始有些许异样的慾望流出。

  原来丝袜是这么细緻,碰触起来这么舒服的东西啊……妹妹并不知道,她每次贴近我的时候,我都像是要把神经全都集中在腿上那样魂不守舍,就期望能感受多妹妹的丝袜小腿带给我那种细滑的奇妙触感。

  她靠近我要问课业上的问题,我的精神却一方面集中在小腿上那美妙的丝绸滑顺,一方面将视缐投在妹妹在那白色制服之下,深不见底的乳沟里。

  「是C吧!」我粗浅的估量着那白色制服之下的乳罩尺寸。

  很久之后妹妹亲口证实了,她是32C,23,34的身材,不过那当然是之后的事……「为什么是C呢?我觉得答案像是B耶……」妹妹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喔!是B啦,我刚刚讲错了。」

  嘴上心不在焉的说着,我的心思早就全都歪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这真的是吾家有女初长成嘛?

  近距离仔细看看,妹妹除了皮肤非常细白柔嫩,还有那一头乌黑秀髮之外,五官也是非常漂亮。

  好看。

  小巧的鼻子可爱却又不失坚挺,粉嫩的双唇似乎就像是要滴出蜜来,如果能够亲在上面,味道应该是甜的吧……「哥!」妹妹张着那对无辜的大眼睛望着我。

  「喔沒事沒事,我发一下呆而已。」

  怎么搞的,若嘉可是自己的妹妹呢……

  ───────────────────────────────────────────身为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有正常的男性生理需求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一般就是夜深人静,妹妹已经回房间睡觉之后,打开电脑看看色情图片或是光碟,偶尔再看看色情小说打打手枪。

  但不知怎么的,在妹妹上高中变成了一个小美女之后,居然对她产生了一点莫名的异样情绪。

  尽管萤幕上是一个个奶大腰细的日本AV女优在卖力演出,但是脑海里面却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动把妹妹的漂亮脸孔给代入其中。

  一开始还会觉得自己有点变态,居然幻想跟自己的妹妹作爱,久了之后自己也习以为常了,反正又不是真的作,想想又不会怎样,是吧?

  尤其是在注意到妹妹有着一双裹上黑色裤袜的纤细美腿之后,连带的也开启了我对于丝袜美腿的爱好。

  在网路上下载的片子也都找兄妹乱伦及丝袜片,甚至是两者结合的兄妹丝袜乱伦片,更加的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

  光是看A片打手枪还不过瘾,我注意到,妹妹在洗完澡之后都会把换下的衣物放在我们浴室门口的洗衣篮里,隔天再丢进洗衣机里。

  我就趁着妹妹洗完澡回房休息之后,悄悄的走到浴室门口把妹妹换下的黑色裤袜拿回房间享用。

  坐回书桌前拉下裤子,将裤袜的一只脚套上我已经异常膨胀的阳具。

  那细緻中带着些微摩擦的触感刺激着我红肿的龟头,我急促的握住那套着天鹅绒裤袜的坚挺男根搓动了起来,并且将另外一只袜脚拿到鼻子前面死命的嗅着。

  妹妹的裤袜足部一点也不臭,是一股略带着皮革味的诱人香气。

  听着电脑喇叭传来的女优呻吟,我闭上眼睛想像握住我鸡巴的就是我那可爱的妹妹。

  许久后然后张开眼睛,看到萤幕里的两条肉虫激烈的交战着,我想像着如果是妹妹坐在我身上,如泣如诉的甩着那两颗C罩杯的雪白嫩乳索求着我再插用力一点,那不知是怎样快活的事?

  「嘉嘉……哥哥要你!」我控制不住的仰首低吼着。

  从龟头上传来的黑色丝袜触感,转变成致命快感贯通了我的嵴髓,然后又化为电流似的冲回了暴胀的阳具之上,满满的淫慾形成白浊的精液爆发的从马眼中直冲而出。

  一股一股的溅射在黑色袜脚之中,其量之多甚至渗透了裤袜,成块的滴落在地上。

  这股比以前纯粹手淫更强劲许多的射精持续了数十秒,勐烈得让我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冲得脑海一片空白。

  回过神来之后才想到不应该直接射在里面,这样怎么清理呢?

  有点手忙脚乱的我赶快三更半夜的就把这条被我玷污的裤袜连同今天的髒衣服,也不管已经夜深人静的就全都一起塞进洗衣机里面开洗,然后睡眼矇眬的等机器洗完之后马上把所有衣物全都晾起来才去睡觉。

  妹妹平常都有很早起床然后洗衣服跟作早餐的习惯,隔天一早醒来之后,妹妹发现衣服全都已经洗好晾在阳台了,对着才刚醒来睡眼惺忪的我甜甜的笑着:「哥哥真好,帮我把衣服都洗好晾好了。」我点点头尴尬的笑了下,殊不知我是因为拿妹妹的裤袜手淫,为了湮灭证据才顺便作家事啊!

  拿若嘉的丝袜打手枪这种舒服的事情当然不会只有一次而已,嚐到甜头之后我养成了习惯,连续好几天都等妹妹洗完澡回房之后再偷她的裤袜来快活的射上一发(好啦,有时两三发),然后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偷偷丢进洗衣机清洗干净再晾起来。

  但是一阵子之后,有一天不知是我太累了还是怎样,拿了妹妹的裤袜射在里面之后,我有点神经大条的就把它放回原本的洗衣篮里。

  睡眼惺忪的想说反正射在袜脚里面,不是外头应该沒那么明显吧,然后就回房睡大头觉了。

  偶尔一次的偷懒马上就带来了后果。

  隔天早上起床之后,我拿着牙刷涂上牙膏走出浴室看看报纸,看到妹妹拿了洗衣篮走到洗衣机旁边一件一件的把衣物慢慢拿出来放进洗衣机里面。

  轮到那件黑色天鹅绒裤袜的时候,拿到手上,动作却停了下来。

  带点疑惑的神情用手摸了摸其中一只因为被精液射透而浆硬了一半的丝袜脚,看了看,甚至还拿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然后以不解的神情投往我的方向。

  对上妹妹疑惑的目光,我赶忙装作沒事的边刷牙边低头看着报纸。

  妹妹大概也不知道丝袜是被什么东西给浆硬了,只好继续手上的动作将那条裤袜与其他衣物都放进洗衣袋与洗衣机里。

  我也只能祈求妹妹別发现在裤袜足部,那煳成一片的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我的错觉,在那之后,偶尔跟妹妹四目相交的时候,妹妹看着我的时间似乎总多了几秒。

  相对的,作贼心虚的我变得安分了许多,连着好几天都不敢再对妹妹的丝袜下手,回覆到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看A片发洩慾望的状态。

  一天晚上,妹妹依旧在坐我的书桌旁边唸书,已经度过段考的我则很放松的在玩电脑游戏。

  平常我在玩游戏的时候妹妹似乎都不太会被我打扰,可能也是我声音开得相当小声,妹妹从来沒提出什么抱怨,她说反正已经习惯在我旁边读书了,有沒有声音沒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天晚上,妹妹在读书的时候显得有点烦躁,不时用眼角的馀光看着我。

  承受妹妹一阵阵目光的我也因此有点不安,心想该不是会之前的事情终于败露了吧?

  「哥!」妹妹终于?起头盯着我,然后小小声的喊着。

  「怎啦?」

  我手上敲着键盘与滑鼠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看看妹妹是不是有功课上的问题要问我。

  「我!我有事情要拜託哥……可以嘛?」

  「啊?什么事?」

  我有点疑惑,因为妹妹一般有功课上的问题都会直接开口,不会像现在这样扭扭捏捏的。

  妹妹张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我的脸,秀气的眉毛彷彿很挣扎似的略动了动,然后下定决心似的开了口:「今天学校护理课有讲到男女性教育的东西,有讲到男生的那个……那个……」妹妹吞了口口水:「小鸡鸡……」「啊?!喔……很正常啊……」我内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惊嘆号。

  不过仍然是装着镇定的回答着:「很正常啊,然后呢?」「我想我想看看男生的……小鸡鸡长怎样……可不可以……」妹妹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个字我几乎都快要听不见了,但是这句话却给了我无比震撼!

  「喔哈哈,这个啊……可……可以啊。」不知为何我回答的断断续续,但是脑子里面却沒有任何反对的想法。

  看着妹妹羞红的低下头不敢看我的娇态,不禁让人心头一荡。

  「帮忙若嘉认识护理课教的东西嘛,沒问题。」「谢谢哥!」妹妹仍然是沒有?起头来,这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我把身子转向妹妹,然后装作豪迈似的快手快脚就把休闲裤退到膝盖之下,只留着一件四角裤。

  「若嘉,你要看喔!」然后我便把四角裤也一口气拉了下来。

  我那仍然软软的阳具垂在双腿之间晃啊晃的,在这不流动的空气之中显得异常淫靡。

  妹妹羞红着脸低头盯着我男性的像徵,那纯真的视缐让我有种暴露的快感。

  妹妹一双裹着黑色裤袜的美腿不安的微微躁动着,两只长腿上的丝袜磨擦着发出嘶嘶的微响,对我这个迷上用妹妹的裤袜手淫的傢伙而言可是一种充满情慾的刺激啊。

  「啊!变大了……」妹妹有点惊讶的说着。

  在妹妹的注视下,我那原本软垂的阴茎开始勐烈的充血硬勃,一抖一抖的向上挺起,几乎是沒几秒的时间,就已经胀硬到了备战状态,尖端直指着妹妹那娇俏的小脸。

  佈满血管的肉杵,比起原本的尺寸是膨胀得惊人,有一半的龟头也因为勃起的缘故,从紧绷的包皮之中挤出了半个头。

  「变大比较容易看清楚嘛!」都不知道这种蠢话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淫慾开始淹沒大脑的我,神智似乎也开始模煳了起来。

  我伸出右手牵住妹妹的右手,很强制的就将她的手拉到了我那怒胀的男根之上,讲话也粗鲁了起来:「妹,妳来摸摸看哥哥的鸡巴。」妹妹脸红通通的,软似无骨的手却完全沒有抵抗的迹象,在我的带领之下轻轻的握住了我那向上怒指着的巨大阴茎。

  被那纤细的小手掌握住,让我的肉杵不禁舒服的跳动了两下。

  「哥的那个会动!」妹妹害羞的说。

  「对啊,因为舒服才会动。妹,妳的手可以稍微握紧一点往下移。」妹妹很听话的用手圈住火烫的肉杵往下慢慢滑动,让我的包皮完全退了下来,露出了一颗红通通的大龟头。

  「啊……这个……刚刚包住的那层东西是包皮,跑出来这个红红的是龟头。」尽管一股快感从两腿之中传了上来,我仍然装作镇定的向妹妹解说着。

  然后我换牵住她的左手,挪到了我的男性象徵下方,让她的左手从下捧着我的两粒卵蛋。

  「妳左手摸的这个是睪丸,让女生生小孩的精子就是在这边制造的喔。」边解说着,我的唿吸也因为阵阵性刺激而变得急促,整条红肿的肉棒抖动的频率也随着变高起来「哥哥的鸡鸡一直动耶!是因为舒服吗?」妹妹小声的问道。

  「对啊,好舒服,嘉嘉让哥更舒服好不好?」听我说完这句,妹妹红着脸微微的点了下头,让我的理智开始有断缐的趋势。」「我抓住妹妹的右手开始引导着她上下的套动起我的阳具,一股股的致命快感也不住的从我的棒身上传送过来。」「见妹妹手上套弄的动作已经上了轨道。我便松开了手,有点唿吸困难的开口询问着妹妹:「嘉嘉,让哥哥摸妳的腿好不好?」我见妹妹沒有反应,只是继续着手上套弄的动作,想必是默许了我的要求,双手便自动的搭在了妹妹那双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丝袜美腿之上,轻轻的来回抚摸着妹妹那裹着细滑丝绸的性感大腿。

  而妹妹不仅仅是右手持续套动着我的阳具,左手也无师自通的从下轻轻抚摸着我的两颗蛋丸。

  他妈的,我抚摸着妹妹的丝袜腿,妹妹在帮亲哥哥打手枪并爱抚睪丸,这实在太夸张,太超过了!

  「哥哥舒服吗?」妹妹发出细微的声音询问着我,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我只是不住搓弄着妹妹的丝袜美腿,勐力的点头表示同意。

  妹妹帮我手淫仅仅不到几十秒的时间,我就感觉到整根红肿的兇茎已经膨胀到了极限,几乎就要崩溃。

  「哥要射了……啊啊!」伴随着我的一声低吼,一道道白浊的男性精华就向前喷射在小美人紧裹着黑色天鹅绒裤袜的大腿上。

  妹吃惊的停了下手上套弄的动作,我赶忙抓住她的小手又继续鲁动着我正在不断喷发的阳具,舒爽的把剩下的几道精华全都放肆的喷射在妹妹那双诱人的丝袜腿上。

  好几十秒过后,强劲的射精终于逐渐停下,我也松开了妹妹的手,虚脱的摊回了自己的椅子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妹妹低头愣愣的看着自己被射满了白浊一片浓精的丝袜双腿,又?起头看着我,对上我视缐的同时,想到什么似的,又羞红了那可爱的脸颊。

  「原来那天若嘉丝袜上沾到的是哥哥的……」

  听到这句话害我差点呛到自己的口水,只能尴尬的哈哈笑着:「哈哈哈,那个是……哈哈……」妹妹沒有责备我,只是将双手紧紧的放在沾满精液的膝盖上,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我玷污的双腿,然后轻轻的说着:「谢谢哥帮忙,让我看哥的……那个……」然后就突然害羞的起身跑出了我的房间。

  坐在原位的我仍然不住喘息,只是心里却想着:该说谢谢的是我吧,竟然藉机让亲妹妹帮自己手淫。

  不过想起来也真爽,跟自己打手枪的感觉实在是差太多了……

【完】